玉衡君

【毕侃】定向越野(上)

这是一个始于定向越野,定于十佳歌手的大学校园狗血小恋曲。

OOC都是我的。



如果你觉得日子过于平淡,那可能是生活为了接下来的悸动在积蓄能量。

 

 


01

酱牛肉,咖喱牛肉,青菜炒牛肉,红酒烩牛肉……

一只小狐狸闪着晶亮晶亮的眼,也不管嘴角的口水已经流下三千尺,伸出嫩嫩的爪就跌跌撞撞地朝着面前的大餐扑上去——

 

啊——

 

李希侃从睡梦中惊醒,半个身子都挂在床铺外,差那么一点点就翻下去了。

梦里的牛肉没了,肚子响得更厉害了。狐狸委屈,狐狸不说,狐狸眯一眼被帘子遮住的窗,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于是捞过手机开了屏:

“操”

说实话,刚睡醒的人就算爆粗也只有七成功力,别说自带奶音的李希侃了。但下铺的余明君还是被李希侃破天荒秒速翻下床的动静吓了一跳。

“李希侃你有事吗?你不平常都直接睡到下午才起的吗?”

回应他的是某人一边洗脸洗头一边嘴里含着牙膏牙刷的支支吾吾的声音。

小黑捂了把眼睛,看样子这午觉是睡不成了。

“你下午不是没课吗?你……诶哟喂别撞我胳膊……”

“我约会要迟到了!”

李希侃扔下今天出门前唯一的一句话,抄起他的INXX破洞T恤套在卫衣外面匆匆拿上棒球帽就冲出了男寝M楼411室的门。

小黑当机的大脑还没来得及重启,只听对床的罗正幽幽地问了一句:“希侃他刚刚……说什么要迟到了?”

 

 

 

 

其实李希侃不是去约会,就是报名参加了“偶大杯”定向越野赛而已。

 

想当年他在小学初中的时候也是称霸校园的运动健将,什么运动都会两手还能包揽几个项目冠军。可惜高中三年一睡而过,等到进了偶大,他这睡觉的功夫只增不减,随时随地给一个支点就能原地睡着,人送外号“温州睡神”。大一的时候天天都是八点开始的高数英语计算机这些基础课,室友余明君罗正和吕晨瑜费了好大功夫钻研良久才总结出一套《论叫醒狐狸的100种方式》。到了大二,专业课开始慢慢上来了,大多都是下午三点到六点的大课。411寝室三人逐渐卸下重任,再也不用赶早拉扯狐狸出被窝了,也就放任他游戏打到半夜一觉睡到下午。

 

李希侃有个发小叫黄新淳,是隔壁学院的,寝室不和他们在同一个宿舍区。虽说是发小,但黄新淳在初三的时候就离开温州回东北老家念书了,两个小朋友也是大一社团招新“百团大战”的时候才惊喜发现兜兜转转他们又在同一所大学了的。然而小黄人很快悲催地发现李希侃已经从当年的“温州车神”变成了现在的“温州睡神”。

 

淳淳摇摇头,淳淳觉得小侃不可以这样。

 

黄新淳现在已经是定向越野社的社长了,去年他还是社员的时候就千方百计想拉李希侃参加他们社主办的一年一度“偶大杯”定向越野赛,为此他还拉着这只睡狐有事没事就去操场夜奔。不巧的是李希侃所在的舞蹈社要去省里面比赛,他又是新晋的门面担当不可缺席。两者时间冲突就只能放弃了定向越野。

 

今年李希侃参加这个比赛真的完全是为了他和发小的友谊小船,重在参与而已,他自己并不想争什么名次。不过项目宣传单上奖品一栏中“参与者均能获得一份牛肉干零食大礼包”几个字,还是让他对这个比赛有了一定的好感。

“新淳这小崽子你懂我的哈哈哈~”

 

 

 


02

 

定向越野赛,简单来说就是给你一张偶大的地形图,上面标有1-12个地点,在每个点附近都要找到带LOGO的打点器打卡,标有旗帜的点还需要完成特定的任务。一旦错过了某一个点,需要从错过的点开始重新打点。每队两名同学,期间不可以使用高德地图和小黄车等作弊工具,从起点到终点用时最短的队伍获胜。

不要以为第一二三个点是一顺路的这么简单。偶大占地面积接近3000亩,要山有山要湖有湖,萌猫肥啾满园,蛇虫也不在少数,很可能第一个点在东北角的天文研究所,第二个点就在西南隅的校医院,跑到你怀疑人生。

 

每位同学在报名时可选择自行组队和系统随机组队。后者都被越野社的社员拉进一个微信群里等待系统分配。新淳是社长不能下场参加,李希侃没有别的认识的人参加了这个比赛,所以选择了系统随机组队。原本他也想拉着小黑他们一起来,美其名曰运动改变人生,实际就是想找几个垫背的。他自己就算风姿不如当年,好歹也是练舞出身,比起小黑他们体力还是好了不止一个档次的。无奈昨天他们几个去学校大讲堂广场那里夜排十佳歌手决赛门票,几乎一夜没睡,别说来跑越野了,这会子在寝室补觉床都不一定想下。

李希侃没参与夜排,在他看来一切有违他睡觉大计的行为都是浪费时间(吃鸡除外)。所以昨晚当他下晚自习从图书馆出来路过大讲堂广场的时候真的结结实实被一排排五颜六色的登山帐篷睡袋和折叠桌吓了一跳。

年年的十佳歌手决赛,一票难求。夜排只能保证你有票,不保证是内场VIP黄金区域。随机发放看的是人品,像小黑就不用说了人如其名,哪怕夜排挺靠前的也只排到一张边角的票。

 

 

说回定向越野。就在比赛前一天,李希侃的微信列表弹出了一条消息“看到你也在群里,不如我们直接组队好了。”

 

发件人是一个李希侃从来没联系过的同学,看ID用的应该是这个人的本名“毕雯珺”。李希侃一下也想不起来为什么这个人在他的联系人列表里面,却从来没有过微信聊天记录。

“可能是大一社团交流的时候加的哪个学姐吧。”李希侃看着这个人蜡笔小新的头像,喃喃道。

Saykan:好的ヽ( ̄▽ ̄)و麻烦学姐发我一下你的手机号,我去填组队表格~

毕雯珺:我不是学姐。187xxxxxxxx

 

李希侃稍稍顿了一下:“不是学姐?那难道是学妹吗?诶我到底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加的她?”

 

Saykan:我填好啦~比赛要求1点45集合,那我们1点30集合点见?

毕雯珺:可以。

Saykan:我第一次参加这个比赛,好多不是很懂,请多多指教咯~

毕雯珺:我也是第一次,也请你多多指教。

Saykan:哈哈合作愉快~我应该会穿有“BLACK”字的白T,或者到时候你认反戴白色棒球帽的就是我~

毕雯珺:嗯,你找黑色运动服的就是我。

 

怎么觉得这个学妹还有点高冷呢?以及他现在是老了吗?怎么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爱穿粉粉嫩嫩的颜色了爱穿黑白x冷淡风了?算了这些不重要,到时候让你见识一下侃学长的惊人体能,带你装x带你飞呀~

 

 

于是一觉睡到下午一点的李希侃已经来不及“梳妆打扮”收拾一番了,不迟到就不错了。

好容易跑到集合点,李希侃在一众排队等签到的参赛同学中到处找昨天对方说的黑运动服,可是找来找去只发现有个穿阿迪达斯黑运动服的男生,还是一个比他181的海拔还要高很多的男生。

 

那个男生带着口罩,还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看得李希侃都有点心虚了。于是他赶紧溜到一旁打开微信给学妹发消息:

Saykan:我到了,在旗杆这边,你在哪里我没找到你诶?

毕雯珺:我就是戴口罩那个,刚刚还看到你了。

 

李希侃觉得这个天气突然燥热了起来。

再一抬头,刚刚那个一身黑连口罩都是黑的铁塔男生已经走到他面前了。只见他摘下口罩,说道:“Saykan同学吗?你好,是我。”

“毕……毕雯珺?”

“对,我是毕雯珺。”

“你居然是个男生!”

李希侃这一声喊的有点大,周围排队的同学有几个还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面前这座长得还挺帅的铁塔又开口说:“不好意思我微信性别标了男生的,蓝色的。”

嗯不止人长得帅,声音也怪好听的。

李希侃点开蜡笔小新头像,毕雯珺三个字后面跟着的符号确实是蓝色的♂

………… 

“温州睡神”李侃狐觉得自己怕是觉还没睡醒。



TBC

抱歉铺垫太多,社长出场有点晚了......

【毕侃】414了BKG还在磕





毕雯珺想起李希侃的生日直播就脑瓜疼。

自己当时和乐华其他在普吉的人正准备收拾着往机场出发,没时间赶上直播,更别提下午黄新淳说的跑出去陪希侃过生日了。

毕雯珺是一个对仪式感并不怎么在意的人,他连自己第一次参加比赛用的悠悠球也可以拿出来送粉丝,和某只微博都要掐着下午4点11分发的狐狸一点都不一样。可一想到这是他们认识后希侃的第一个生日,虽然节目结束了但难得人都在一个城市,现在却因为公司定的红眼航班而眼睁睁往麦锐住的别墅的反方向走,内心还是有点不甘。

以后的日子里,这些不甘怕是常态了。

好想他啊,明明上个星期还蜷缩在一起打打闹闹的。

普吉岛的夜色在车窗中一步步倒退,这个时候的李希侃应该还在直播吧。不知道麦锐那边给他准备了些什么,蛋糕长什么样,他和其他人都在玩什么。

白天黄新淳听李希侃说他们住的地方还有泳池……

心中警铃大作。


果不其然,抚顺人后来抽空补了一下411的直播,脸黑了好几个色度。

真的不是普吉岛的烈日晒得。

一群血气方刚的男生大半个小时都在戏水?嗯什么领口松了?嗯什么肩膀露出来了?嗯什么……

不止这些,直播里那只狐狸无时无刻不在撩人,看上去纯真无暇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镜头,很认真的说:“你们的眼睛可不可以只注视着我?”

毕雯珺只觉得脑瓜一热,鼻血一涌。

底下妈粉姐姐粉女友粉啊啊啊啊啊啊的评论,没兴趣,不想看。

嘴上说着离得远点也没关系,心里头有就行了。可是这颗心好像真的有雷达感应,离得越远,跳动的节奏越叫嚣着想念。

抚顺人当然知道还有微信这个东西,但抚顺人更想知道面对粉丝的温州狐狸是个什么模样,然后默念一百遍:“别再撩了,真的,别再撩了。”

廊坊的日子教会了毕雯珺很多东西,比如什么是“走花路”,什么是“爆肝”,哦还有个没说的,黄新淳告诉他有一个APP叫超级星饭团。

好东西。



于是抚顺人等啊等啊,等啊等啊。

今天都0414了,看来首尔的天空飘不出bkszd五个大字。

然后……

卧槽!李希侃上线了!

卧槽!李希侃发微博了!

卧槽!李希侃发了九宫格!

三个卧槽下来,毕雯珺发现他的手机页面已经停在了长按图片保存那里,而且,他没有切小号……

怎么办?

在线等,脑瓜疼。

都是这只狐狸!

尽管抚顺人的内心已经翻江倒海波涛汹涌,修长的手指还是先于经常疼的脑瓜做出了反应:长按保存,左滑,如此重复九次,一气呵成。最后定了定神,确认了一下自己没有手滑点赞,这才恋恋不舍地关了微博。

没过多久微管的消息就过来了:“芭莎的转发还没到你们呢,你怎么上线了?”

抚顺人福至心灵:“我准备发个微博,粉丝说我太佛了。”

不打草稿,满脸真诚。

微管觉得哪里怪怪的,这个画风和平常不太一样。


然后,然后李希侃就看到了毕雯珺的更新:“想我了没?”

噗——

还没下肚的菠萝汁险些喷了余明君满脸。

老毕啊老毕,这个隔空喊话太明显了。

等等,是不是乐华的都发了?今天不是有他们芭莎的图了吗?

诶等等没有?


Saykan:你干嘛?

Biiiii:不喜欢夏天?

Saykan:哈?

Biiiii:九宫格?

Saykan:哈?

Biiiii:没事,想你了。


那张拍立得是他拿邓烺怡的拍立得拍的,就在决赛那天晚上,他都记得。

没等他想好怎么回复,毕雯珺那边又是一条消息:

Biiiii:多读书少撩人。


李希侃连“哈?”都不想打了……



414了,BK还有糖,BKG还在磕。









后记:

吕晨瑜瑟瑟发抖,在邓烺怡的威逼利诱下模仿着拐走麦锐宝宝的东北人的微博,点击了发送。

很好,拍立得,我想你们了,完美。

邓烺怡愉快的地叼起一根蟹腿,在吕晨瑜的微博下咋呼咋呼地回复,心里还觉得自己帮忙转移了视线,美滋滋。

帮谈恋爱的队友打掩护是我义不容辞的职责!让我们共同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

另一边,首尔的天空在414这天飘过了五个大字bkszd,路人纷纷拍照留念,啧啧称奇。

黄新淳坐在练习室墙角绝望地捂着脸,旁边热恋期的傻大个队友已经持续一个半小时笑得跟朵花似的了。

我要不要也发个微博转移一下视线?

发还是不发,这真的是个问题,似曾相识……

这日子一天天的,诶……

现在是轮到fsr卑微求爱

wzr像个木头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12一个16

可以继续爱到四月啦

大家都辛苦啦~( ̄▽ ̄~)~

下一轮我们要更加努力吖!

出道位也不是那么遥不可及!

加油!

目前的瓜,bwj21,lxk24

姐妹们长点心吧

冲刺阶段靠我们了

同志们!
躁起来!
毕侃发糖啦!
白色情人节快乐!
毕侃是真的啊!
都给我使劲磕!
都给我使劲投票!
命都给你们!
我去投票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毕侃是真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感谢前线小姐姐们!


小狐狸明明走在外圈,是社长离门口更近,却让小狐狸走在前面先进去,妥妥的男友feel啊,你走在我的视线里我才心安什么的。

以及你们发现没?从头到尾两人的步子都是一样的!唯一一个不一样的时候,就是老毕顿了顿让小狐狸走前面先进去的时候,后面两人的步调还是一样的!这说明了什么!毕侃全身上下都是真的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可怕的默契(┯_┯)

大型抚顺人人设崩塌现场

你值得拥有

我是一个真爱粉

真的

人来人往

我只在乎你

怕看到毕侃都没进前20

怕看到一个进一个没进前20

怕看到毕侃PK第20

最怕看到毕侃PK第10

切白一个都不要来

乐华年会台上摆了好多狗狗玩偶

神七应该每个人都拿了点

你说今晚李希侃的床头

会不会多出一只社长送的小狗

可是小狐狸又怕狗

怎么办呢

诶怎么办呢

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

麦锐娘家人发现自家宝宝床头有只狗的时候惊呆了

一开始还以为是谁溜进来的恶作剧

可是小狐狸说

这是某个木头送的呀

我怎么也要留着吖

诶嘿嘿(⁄ ⁄•⁄ω⁄•⁄ ⁄)